第二百九十九章 惟一的办法

    “杀……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无论是那些被惟宗新带了过来的北域修士也好,还是废人巷修士也好,他们一个个看着方贵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前,数拳叠加打死了惟宗新,然后又看着方贵若无其事的捉来了魔灵吞食了惟宗新的血肉,最后似乎还有些嫌弃惟宗新的肉不好的意思……

    太过分了吧兄弟……

    那可是尊府血脉啊,你怎么真就杀了呢?

    关键是你杀的时候不要这么淡定好不好,当是杀鸡呢?

    一时间,或是有人恐惧,或是有人震惊,或是有人担忧,各人想什么的都有,想说的话也无数,一起堵在了喉间,反而说不出什么来了,只是傻愣愣的向着方贵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尊府鬼神趁魔祸吞噬云国百姓的事,一定不是偶然!”

    而在一片愕然的目光里,方贵若无其事的开了口,道:“之前我在经过某个城池的时候,便遇到了一些尊府的神卫,他们守住了一方城池,不让我们进去,当时我便觉得古怪,整个云国都已魔地了,还有什么禁地不成,现在想想,那城里或许便有鬼神吃人的痕迹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我猜的不错,作乱的鬼神绝不只有一个,这样的修罗场也一定有好几个地方!”

    “越办事不要脸的人,反而越要面子,这些作乱的鬼神,十有便是尊府刻意纵容,甚至是有意安排的,但他们越是如此,越不希望鬼神吃人的事情流传出去,那些比较大的修罗场,应该都已经安排了尊主的心腹神卫守护起来了,处理干净之前不想让人撞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遇到的这个,根本算不得什么,或许只是某位鬼神一时兴起吃了个零嘴罢了,也正是因为这地方的尸骸太少,尊府都没来得及派神卫过来把守,所以才会被我们撞见了!”

    “不过无论多少,撞见了这件事就是犯了忌诲,尊府可不会想在尊主神诞这样的大事上,传出纵容鬼神吃人的消息,一旦被外人知道了,我们几个被灭口几乎是注定了的,而那姓惟的毕竟是尊府血脉,跑出去了之后,一定会告我们的黑状,所以我才杀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光他得死!”

    方贵一边说着,一边目光扫过了诸人,道:“那些一心想为他效命的心腹,也得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方贵说的话很快,场间众修甚至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,不过等方贵说到了最后时,他们却皆是大吃了一惊,废人巷里的众修,立时便将目光投向了那些奉惟宗新而来的人,包括了玉景灵、路崖、云潇子、莫通儿等等,眼底隐隐透出了一股子杀机,脚步缓缓前移。

    玉景灵等人也顿时大吃了一惊,有人面露敌意,有人想夺路而逃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时候跑了有啥用?”

    方贵摇了摇头,道:“尊府灭口的时候,反正你们也跑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玉景灵等人顿时都呆了一呆,表情古怪到了极点,既然这样,那你搞这么紧张干什么?

    “咱们本来就是一条线上的蚂蚱!”

    方贵看了他们一眼,然后向另外一个方向看了过去道:“我说的是那几个!”

    说着话时,他的目光,却落在了惟宗新带过来的几个人身上,那几个人明显便是惟宗新平日里的追随者,也是这一次他进入云国的同伴,说起来无疑是惟宗新最亲近的人,又或是说惟宗新的奴仆一类,之前一见惟宗新被杀,神情最惊恐的,也正是这么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他们几个必须要干掉!”

    方贵头也不抬,道:“因为这几个货已经死定了,他们是追随惟宗新的,惟宗新死了,无论是怎么死的,他们都会跟着陪葬,所以倒有可能为了搏一线生机,出卖我们这些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那几个追随惟宗新的人大吃了一惊,忽然间一声呼哨,这几个人同时向四面八方逃去。

    他们自知自家的本事,一见大祸临头,便立刻要四下逃窜。

    方贵的话倒是提醒了他们,惟宗新一死,自己这些追随者也就倒了大楣,虽然是惟宗新的家族只是尊府小姓,但对付自己这些人还是没什么问题的,倒不如真像方贵讲的那样,先逃出猎场,再向尊府告秘,将此间的事讲出来,说不定,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可能保住小命!

    而面对着他们的逃窜之举,方贵向郭清师姐与废人巷修士对视了一眼,那些人顿时会意,居然无人理会,没有分毫出手阻拦那几个人的意思,眼看着他们几个身形急掠,已快要逃出他们出手的范围了,见废人巷修士一直没有动手意思的玉景行等人,才暗暗咬牙。

    这时候根本不容得他们细想,只能心一横,忽然之间身形飞起,窜向了各个方向,灵息起处,已有数道飞剑与法宝飞在半空,分别将那个逃窜的惟宗新追随者截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凡有点实力的北域修士,要追随也只会追随四大家族的尊府血脉,便如玉景行与陆道允等人,他们虽然被惟宗新吩咐时,不敢拒绝,但却不会心甘情愿的追随他,因

第二百九十九章 惟一的办法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