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英雄还是美人儿?

    “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啊……”

    暮色将临,牛头村西三十里之外黑风山山脚的羊肠小道上,传来了一声悠长的感叹。

    顺着羊肠小道走来的,乃是一个十一二岁模样的少年,他生得面皮白净,身上衣衫虽然粗破,但却洗得干净,眼圆脸圆,神情懒洋洋的,给人第一眼的感觉,便是老实腼腆,清秀,又有些天生让人放心的老实相。只是如今背了小手,在这孤萋萋荒无一人的小道上走着,却显得有些诡异。毕竟如今夕阳下山,山间时有猛兽出没,他一个小孩,似不该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更让人诧异的,却是他小小年纪,面上却带了些痛心疾首的神色,一边走边叹息着。

    “想我方贵方大爷,堂堂仙人后代,三岁会爬树,五岁会抓鱼,七岁打遍全村小孩无敌手,八岁就能跟花家寡妇骂一天的架,天资惊艳,生来不凡,英雄寂寞从未输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偷了王老太家的一只鸡么,那群挨千刀的就敢找我索赔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这说明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说明我偷鸡的手段还是不够老道啊,居然会被抓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名唤方贵的小小男童边走边摇头,严肃的自我检讨。

    如今夕阳正要敛去最后一缕夕光,天地之间渐渐暗了下来。尤其是在这荒山野岭,秋风吹过,更是荒草摇晃,林间沙沙作响,没的让人感觉背后生凉。方贵也是心里微慌,暗自嘀咕:“这破山可是一直都传说的十分邪乎,说有妖魔鬼怪出没吃人,不会真遇到吧?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自己吓自己!”

    越想越怕,他便晃了晃小脑袋,暗自琢磨:“我可是仙人后代,天生了不起,那小妖小鬼的就算真有,难道还敢来惹我?躲着我才是道理!反正我也不进深山里去,就在这里躲一夜,明儿一早我就回去,说仙人老祖宗让我再等十年,就看他们谁敢不敬着我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想着,放宽了心,左右打量着。

    如今已在深山之中了,秋风让人难挨,须得找个背风的地方,没走几步,恰好看到左边山坡上,立着一座荒坟,已毁了大半,前面立着一碑,左右都是山凹,正好挡风。便开心了起来,三两步走了过去,在坟边上一窝,两手插在了袖子里,舒舒服服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二郎腿一跷,望着那石碑,见似是某位陆姓老翁名诲,便道:“陆老兄,今儿个爷们有难,借你这地休息一宿,等他日我家仙人老祖宗过来接我回去,发达了,我一定回来专门给你立个新碑,晚上你就帮我盯着点四周,可别让哪个不开眼的野兽过来把我鞋叼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念叼,一边摸了摸自己胸口挂着的一枚铜钱,放下了心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少年心大,真个蜷在了坟窝子里睡了起来,不多时便已迷迷糊糊,进入了梦乡,梦里看到了仙人老爷爷从天而降,牛头村上那些势力眼们争着抢着抱着自己的大腿,把肥鸡猪头肉白馒头往自己怀里塞,自己左手抱着红宝儿,右手抱着孙家寡妇,吃的满嘴流油,哈哈大笑!

    阴风瑟瑟,拂过了山岗,树叶子哗啦啦作响。

    远处似乎隐隐有妖魔嘶吼之声传来,大地都在隐隐的震动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周围忽然响起了若有若无的怪响,如风吹孔窍,又似野狐哭坟。

    方贵忽然醒了过来,抹了一把嘴边的哈喇子,直觉肚皮饿的厉害。

    昨天偷的那只鸡一大早就吃光了,而今天一早出门,为了这身骨气,也没好意思去李屠户家蹭早饭,所以今天直到现在,还没添过一粒米,三十里山路跋踄,早饿的狠了。

    心里一琢磨,方贵决定先出去寻点食来,记得入山的时候,看到南边有条小溪流下来,说不定可以捉几条肥鱼,便爬了起来,凑着月光,深一步浅一步的向着林子深处摸去。

    他是在山野里浪惯了的,肚子又饿,想到了烤鱼的滋味,便更有了动力,摸约在山林里摸索了三四里路,便已听到前方传来了哗啦啦的流水声,心间顿时大喜,便向前快走了几步,但也就在刚刚拐过了一处山脚时,整个人却忽然间一怔,不由得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如今天上月光正明,将周围照的一片惨亮,一片腥风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方贵看得清楚,就在前面的山坡之上,居然正站着一个小小的女孩,那女孩看起来六七岁左右,比方贵矮了一个头,身上穿着厚重而精致的白衣,头发梳成了鱼网也似的小辫,垂落着几件精美的饰物,便如同从画里走出来的一般,虽然年幼,却颇有几分雍容华贵。

    只是这时候的荒山野岭之中,怎么会出现一个小丫头?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顺着那小女孩的视线看了过去时,方贵瞳孔猛得收缩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那小女孩身前不足十丈之处,正有两只庞然大物从黑娑娑的山林阴影里走了出来,每一只都有丈余之高,吡着一嘴獠牙,有血红的馋涎顺着嘴角滴落,那前腿几乎方贵的大腿还要粗,爪子便如钢刀一般锋利,抓着地上的岩石,垂着

第一章 英雄还是美人儿?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