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一七章 你只是个棋子

    晋骁环顾四周,“我已经在停车场,已经准备出发了,我相信你能看见,我要确认朱莉是否平安,才能答应你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林渊道:“我也要确认张列辰是否安全!”

    “张列辰?”晋骁愣了一下,“什么意思?你要我带的人是张列辰?”

    林渊:“少跟我装糊涂,你去过一流馆,还查探过他的修为,他和人无冤无仇,除了你,我想不出还有谁会对他下手。”

    这事,他听张列辰说过,只不过张列辰貌似也不知来者是谁,就说了下来者的容貌,林渊一听便知是晋骁。

    当然,他并不确定对张列辰动手脚的人是晋骁,可现在就是要硬往对方头上栽赃。

    晋骁又是一顿,“你误会了,我的确去过一流馆,但就试探了一下张列辰的修为,之后绝没有再对他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林渊:“那就把人给我带来,证明的确是误会!只要你能证明是场误会,我也不想把事搞大,保证朱莉毫发不损。张列辰若出了什么意外,朱莉是会给他陪葬的。对张列辰动手的人想诱我们前往,见面地点想必你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个屁!”晋骁当场爆了脏话,发现这事有点解释不清了,“我说了,不是我干的,你要想救人,就把地址告诉我!”

    林渊:“好,我会发给你的,尽快动手,我这里会想办法配合你。晋骁,我给你一个时辰,逾期就给朱莉收尸吧!”说罢终止了通话。

    听着手机里的忙音,咚!晋骁一拳砸在了车门上,怒意难消,竟敢这样摆他一道,然而被捏着软肋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也早就劝过朱莉,让她停手,不要好奇心太重,不要再往某些人身边凑,可朱莉就是不听!

    手机传来叮咚一声,他拿起手机一看,对方果然发来了地址。

    确认地址内容后,晋骁不再迟疑,当即拉开车门钻进了副驾驶位,驾车出了秦氏,加速一路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都在想,是谁绑架了张列辰?为什么要绑?还是说,根本不存在什么绑架,而就是针对他晋骁的圈套?

    途中,他突然停车在路边,储物戒内拿出了不阙城的地图,找到了地址所在地点,查看过目的地的地形后,他有些惊疑不定,盯着地图渐渐陷入了沉思琢磨中……

    林渊站在一间室内的窗前,接到电话,确认晋骁已经远去后,他又拨通了张列辰的电话。

    没多久,张列辰乐呵呵的声音传来,“小林子,下班没有?”

    林渊不知道他有什么好乐呵的,出卖这边不用出卖的如此用功吧?回道:“还早呢,下班了我就会过去,不过红嫣可能要晚点过去。”

    张列辰一愣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林渊:“阙城视讯的总执事朱莉来了,与红嫣一见如故,要拉红嫣一起吃饭,红嫣推辞不掉,所以可能晚点过去。”

    张列辰似有些恼怒,“不是说好了一起过来的吗?告诉红嫣,今天高兴的日子,让她不要扫兴,那个什么朱莉,改天陪也一样,不急于一时,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。”

    林渊:“好吧,我让红嫣尽量推掉,不过这个朱莉是城主洛天河的人,如果实在没办法,我就一个人先过去,红嫣晚点应该也没关系,虞姨那边我跟她解释,想必也不会介意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样说,事实上陆红嫣不可能会去,连他都不会去,陆红嫣又怎么会去?

    张列辰还要强拗,边上蒙面人却朝他摆了摆手,怕硬来显得太过异常会惹来对方的怀疑。

    见状,张列辰只好冷哼哼改口道:“好,那你先过来,让红嫣尽量快点。”

    双方结束通话后,张列辰又把手机乖乖奉给了对方,一脸的无奈,“我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听到了,不怪你。”蒙面人又拍了拍他肩膀,转而走开招了招手,招来几人凑在跟前,低声交代道:“情况出了点变化,计划稍作调整……”

    没多久,张列辰被从山中暗处给拎了出来,被送到了盆地中。

    山势盆地中,是一处类似溪谷的山清水秀之地,有一座小农庄,平时本就是一处给人休闲娱乐的地方,此时自然是已经不对外营业了,已经被一伙人给控制了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小农庄内,又出现了一伙人,装扮成了形形色色的农庄里的人物。

    虞水清也被紧急给弄了回来,又被勒令继续和张列辰装作刚开窍的相好,张列辰脸上的青肿也被人紧急施法活血化瘀了,以免被人看出破绽。

    现场还弄了堆食材,两人蹲坐在溪畔,一起清洗了起来。

    也不怕张列辰跑了,首先是知道张列辰的修为,根本没办法从这群人眼皮子底下脱身,其次是已经在张列辰身上下了禁制,张列辰没办法动用修为法力。

    这伙人原本的打算是,只要林渊和陆红嫣一到这里,立刻进行控制。

    如今可能只会先来一个,怕打草惊蛇搞的另外一个不能来到,只能让张列辰老实点,让他再和虞水清来场现场演出,准备再等到陆红嫣来了再动手也不迟。


第二一七章 你只是个棋子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