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一三章 远则怨,近则不逊!

    她一听对方那话锋,已经有了把林渊当自家人帮腔的意味,果断抢话打断了。

    不等对方说出和林渊的关系令她难堪,抢先硬扯上了自己和林渊的关系,要难堪也要让对方先难堪。

    陆红嫣一边眉头轻扬,眼神里的一丝冷冽意味已经渗出,嘴角更是浮现出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类似这种事情本就是人性的大忌,被人拿这事摆一道,别说女人,就算是男人遇上其他男人当面抢自己女人的事也不能忍,大家的出身和家世背景都差不多,论个人立足的本事虽是两条道上的,但她陆红嫣能混到今天也不比对方逊色,岂会把秦仪给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被激出了火性,陆红嫣就要开口针锋相对让秦仪好看,谁知林渊突然起身走出,语气森冷,低沉着喝了声,“红嫣!”

    林渊当然知道陆红嫣不会怕秦仪,陆红嫣是什么人,那是刀头上舔血的女人,是腥风血雨中走出来曾杀红了眼的女人,和一般的富家女完全是两类人,根本不会把秦仪给放在眼里,激怒了的话,可不是什么善茬。

    他熟悉陆红嫣,一看陆红嫣的神色反应,便知陆红嫣已对秦仪动了杀机。

    而秦仪呢,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,他知道其人也是另一类狠人。

    眼看两人的话锋已经碰出了火星,互相激怒了的话不是好事,不得不出言制止。

    目前的状况,秦仪不知天高地厚压根不会听他的,他只能是出言制止陆红嫣。

    陆红嫣偏头看向他,她本要说自己略知一二,说对方和林渊的事都是以前的事,说你们两个已经分了,说自己如今和林渊才是同居同宿的男女关系之类的,欲狠狠扫秦仪的脸面。

    然触及林渊的目光,被林渊冷冷目光一逼,到嘴的话不得不强忍着那口气给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藏的那些小心思只能是放在心里,不能流于言行,拿虞水清做引子来秦氏的事可以说是林渊让她来的为借口,当面和秦仪扯翻了脸,那就是故意坏事,拿什么借口来掩饰都没用。

    她知道王爷的为人,触及了底线的话,那个后果不是她能轻易承受的!

    一旁的白玲珑冷眼旁观着两边。

    陆红嫣变脸也快,脸上换上了牵强笑意,对秦仪微微一笑,有林渊在没办法,被林渊压着不敢再造次,只能强咽下这口气。

    这得亏她不知道林渊的修为已经丧失了大半,否则被这般触及了人性,她可不是什么弱女子,而是个狠角色,只怕一怒之下林渊也未必能压制的住她。

    这也是林渊不敢对内、对外声张自己修为大损的原因。

    见陆红嫣被训的乖乖听话,见林渊对自己有距离,见林渊不把陆红嫣当外人,秦仪心中又莫名涌起一股怒火。

    总之现在,林渊左也不是,右也不对。

    秦仪强忍怒火,表面却露出笑意,如同斗胜的高傲的公鸡一般,“林渊,怎么能对朋友这样说话?”

    她故意摆出胜利者的高姿态给陆红嫣看。

    林渊平静道:“会长,有什么吩咐吗?”

    没辩解什么,亲疏距离什么的,该说的都藏在了这句话里,他想尽快息事宁人。

    秦仪盯着他,慢慢起身了,回头对坐着的陆红嫣笑道:“陆姑娘,我还有些事,你们慢聊,我先走了,有什么事可以随时通过秦氏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陆红嫣也笑着站了起来,“好的。秦会长是大忙人,我就不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秦仪大步而去,经过林渊身边时突然停步,略握拳,有给林渊一嘴巴的冲动,很想问问林渊,你们在一起就在一起了,把人招到我这里来、引到我眼皮子底下来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恶心!这是她最想对林渊说的两个字,恨不得当场指向门外,让林渊滚,以后别再让我看到!

    不过说出的却是另一番笑语,“我最近很忙,没时间招呼陆姑娘,帮我好好招待。”

    这话,对陆红嫣来说,真正是得寸进尺,紧绷了嘴角。

    林渊深吸了一口气,微微点头,实实在在是在息事宁人。

    秦仪与他擦肩而过,大步离去,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离开的女人,留下的女人,心里没一个痛快的。

    听到外面的一阵脚步声远去了,林渊冷眼盯向了陆红嫣,慢慢逼近。

    陆红嫣猛然惊醒,眸中闪过惊惧神色,下意识后退,却撞在了沙发上,跌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林渊止步盯着她,陆红嫣喉结耸动着,又慢慢站了起来,款款走到林渊跟前,强颜欢笑道:“王爷生气了?”

    林渊抬起一只手,捏住了她的下巴抬高,冷冷审视着她那张漂亮的脸蛋。

    陆红嫣的眸中充满了不安,却尽量一脸柔情模样,慢慢抬手,欲抓握他的手。

    林渊轻轻松手,从她两手间抽离了手,错身到了她的身后,那只手微微扬起着,手腕上的古拙镯子在轻轻转动着。

    镯子上出现了一个缺口,那只箭头似的锚不知什么时候搭在了陆红嫣的脖子后面。

    陆红嫣

第二一三章 远则怨,近则不逊!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