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八二章 三个蠢货

    如今是个什么鬼情况?居然和罗康安搂在了一起,看起来还不是勉强的,这点最是让人心碎。

    他们手指头都不敢亵渎一下的女人,罗康安竟然直接上手楼上了!

    “只是在跳舞而已…”高浦牵强着冒出一句。

    殷耀明:“你瞎了眼吗?跳舞需要搂这么紧么,脑袋都搁肩膀上了,才认识多久?”

    姚先功有些龇牙咧嘴道:“罗康安,畜牲啊,我们好心为你作保,让你在这落脚,你居然撬我们墙角!”

    这一幕,三人真的是难以接受,他们追求了那么久都没反应的人,和罗康安才认识多久,居然就搂在一起了,天理何在?怎不来道雷劈死那姓罗的。

    三人也实在是想不通,罗康安和刘星儿没认识多久啊,罗康安比他们好在哪了?是,秦氏副会长是比他们有钱点,可刘星儿是缺钱用的人吗?不能啊!

    性格虽开朗,但的的确确是个传统本分的姑娘啊,怎么能?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和一男人搂一块了?

    三人真正是不愿接受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高浦:“罗康安这畜牲,我们还不了解吗?定是不知给刘星儿灌了什么迷魂汤。”

    姚先功:“畜牲,我们把你当兄弟,你居然撬我们女人!回头告诉其他弟兄们,准保乱拳打死这畜牲。”

    殷耀明叹道:“都醒醒,有点过了,只能是一个人的女人,不可能是大家的女人,谁先抢到是谁的,这点不可否认!”

    姚先功:“是谁都行,就他不行!妈的,凭什么是罗康安?两天,他才来了两天,你咽的下这口气?这要是能认了,那我们算什么?连畜牲都不如?被畜牲毙的满地找牙?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去,你请,你去扳回来。”殷耀明让人,躬身,伸手,请他前往。

    “我…”迈出一步当我不敢的姚先功,还是止步了,话可以背后说说,情绪也可以背后发泄发泄,都不是三岁小孩,真论起来,名花无主,谁都能追,谁还规定了鲜花只能插谁头上不成?

    大家伙都没追到,罗康安为什么不能追?说出去都没道理的。

    “唉!”高浦唉声叹气道:“我也恨不得剁了罗康安…那个,还是先去探探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于是三人碰头一嘀咕,迅速藏身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,山谷里冒出姚先功的呐喊声,“罗康安,你在哪?”

    正搂抱在一起慢慢跳舞已不像跳舞的二人一愣,刘星儿首先一惊,赶紧推开了罗康安,迅速整了整衣裳,面红耳燥的快步到了烧烤位前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翻弄烧烤。

    妈的!罗康安东张西望,心里也在骂娘了,谁搅了老子的好事?

    别人觉得进度太快了,他可是觉得进度太慢了,他堂堂大男人连哭都用上了,连尊严都不要了,就是想趁热打铁,因为他时间不够,很快就要走人了,这时候坏他的好事,令他很不爽。

    隔空抓了手机到手,把音乐一关,喊了嗓子,“谁呀?”

    三条人影迅速闪来,正是姚先功、高浦、殷耀明三人,三人皮笑肉不笑道:“哎哟,在这呢。”

    “哟,星儿也在。”三人佯装刚看到的样子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不好捅破,难道对刘星儿说看到了她和罗康安搂搂抱抱不成?

    刘星儿有点心虚,站起尽量无事的样子跟他们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罗康安没好气道:“你们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姚先功:“过去找你喝酒,那个林渊说你出来烧烤了,我们便找过来了,躲这么偏的地方,让我们好找。”

    罗康安心里嘀咕,自然是要找偏一点的地方,众目睽睽之下怎么好搂搂抱抱的快速拉近距离,不拉近距离怎么好下一步?

    高浦淡然道:“怎么?有好吃的想吃独食,不欢迎兄弟们?”

    “这话说的,我是那样的人吗?”罗康安叹了声,也不好说什么,只能是伸手请大家一起。

    几人往烧烤位前一围,心里在互相对骂,三人骂罗康安畜牲不止,罗康安骂三人坏事。

    刘星儿谈笑间依然爽朗,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,三人心里嘀咕,这女人还真会装!

    不过三人心里又有所疑惑,会不会只是跳跳舞什么的,可能是自己想多了?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他们确认自己没有想多,罗康安是什么样的人他们是比较了解的,罗康安对刘星儿绝对是没安好心。

    五人吃喝谈笑一阵,刘星儿接了个电话,丁兰打来的,问她在哪。

    得过丁兰的警告,不让再和罗康安来往,奈何女儿大了,有些警告是没用的,再怎么为女儿着想,女儿也未必能听进去。

    刘星儿不敢让母亲知道和罗康安在一起,敷衍了几句就告辞,怕母亲找来看到。

    见不到人也肯定会找来,丁兰又不是傻子,岂能不知道这里有许多人惦记自己女儿。

    四个大男人笑着送别,临走前的刘星儿多瞥了罗康安一眼,眼神中已经多了那么一丝异样,芳心已被某人以迅雷不及掩耳

第二八二章 三个蠢货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