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七九章 泪流满面

    林渊倒是一副没听见的样子,抬头望天,内心为罗康安感到遗憾,也只能说是自作自受,和雪兰的事可不是他逼的,他甚至都不可能去逼,神卫营内盯守严密,还敢把女人往巨灵神里带的,这得有多大的胆!

    好胆没用对地方!

    罗康安也是好久未出去花天酒地过了,没出去试过水,有点不知深浅,今天一试水便被水泼了一脸,尴尬的很。

    好在这方面的脸皮厚,他若是能因为女人一句话而羞愧,那就不是罗康安了。

    神色瞬间阴转晴,抬手摸了摸头上卷毛,后悔没照照镜子,也不知好看还是不好看,但还是尽量风度翩翩的伸手道:“在下正是罗康安,谣传,都是谣传。”

    刘星儿爽朗一笑,伸手与他握手道:“我是刘星儿,久仰罗生大名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罗康安唉声叹气道:“哪有什么大名,都是一些污名,不过没关系,我反正已是被人泼脏水泼习惯了。倒是刘姑娘,亭亭玉立身姿,倾国倾城容颜,真正是风华绝代,见一眼便会让人印象深刻,会让人很难忘记,不用猜,我想爱慕追求刘姑娘的人一定是数不胜数。”

    刘星儿被逗的笑咯咯,忽又好奇道:“我听说有人悬赏十亿珠要你的性命呢,你不怕吗?”

    罗康安:“有什么好怕的?我若是泛泛之辈,也不值这个价。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生死早已看淡。”说这话时不断朝林渊使眼色。

    林渊会意,就不打扰他们了,转身而回,并对燕莺偏头,示意不要打扰,燕莺只好跟了他进去。

    “刘姑娘的身段真正是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刘姑娘的皮肤真正是冰肌玉肤……”

    “刘姑娘这衣裳真是好看,一看便知穿搭的眼光不俗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真不是奉承话,罗某人若是虚与委蛇之辈,就不会得罪那么多人。我这人说话比较直接,好就是好,不好就是不好,我若是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,刘姑娘也不要往心里去……”

    屋内竖起耳朵偷听的燕莺,隐约听到罗康安那赞美的话不要钱似的,只要一有机会,那是连刘星儿的头发丝都要找个借口来赞美一番。

    “肉麻,亏他说的出口。”燕莺小声啐了句。

    林渊随口给了句,“其实没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说者无心,听者似有意,偏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林渊也在侧耳倾听,没注意,却发现那两位的关系已经迅速拉近了,竟家长里短的谈论起了穿着打扮方面的事。

    这不听还好,一听可谓令林渊佩服,发现罗康安对女人打扮方面的事情不是盖的,是真懂行,这绝对是花心思研究过的人。

    待到林渊和燕莺再出现在阳台时,罗康安和刘星儿已经不见了,已经从露台飞身而下,结伴玩去了。

    远处,隐隐见到罗康安在围着刘星儿转悠,又不时凑在一块,走的很近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干什么?在那块坡坡上来来回回上上下下的。”林渊奇怪。

    燕莺淡然道:“罗康安说他拍照好看,勾起了刘星儿的兴趣,忽悠了刘星儿跟他拍照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林渊无语,感觉这刘星儿怎么那么好忽悠,傻子也能听出罗康安在恭维奉承,那女人不会真的听了高兴吧?嘀咕道:“看来这女人在这儿的确是太无聊了。”

    燕莺偏头看他,提醒道:“别忘了咱们是来干什么的,两人走的太近,容易惹人怀疑,你最好让他适可而止。”

    照片是的确拍的好看,坐在亭子里的刘星儿捧着手机,翻看罗康安给她拍的照片,有清纯的、有妩媚的、有狂野的等等,她根据罗康安的指点摆出的摆拍照,那真正是拍出了各种风情。

    沉浸在自己的照片里一段时间后,再抬头,发现罗康安已在亭外一棵树下负手而立,默默眺望远方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罗康安。”刘星儿喊了声,称呼由之前的‘罗生’已经发展到了直呼其名。

    结果不知罗康安在走神什么,连喊两声竟然没反应。

    她自然是出了亭子去找他,近前喊道:“罗康安,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嗯?”罗康安似乎才回过神来,一回头,顿令刘星儿大吃一惊,只见罗康安已是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怎么了?”刘星儿讶异的很,之前还说自己生死看淡的人,怎么就哭了。

    更让她吃惊的还在后面,转身的罗康安竟顺手拥抱了她,搂住了她,将她抱了个温香软玉满怀。

    刘星儿顿被他弄了个手忙脚乱,双手一撑就要推开他发飙,下一刻手势又僵住了,因感觉到与之交首的罗康安已在她肩头抽泣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”刘星儿尝试着推了下,没太用力,也就没推开,惊疑不定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罗康安悲声哽咽道:“我想我老师了。”

    想老师至于这个样子么?再说了,想老师,你抱我干什么?孤男寡女的,让人看到像什么样子?刘星儿这次用力推开了他,后退两步看他。

    罗康安也不好勉强,顺势放开了

第二七九章 泪流满面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