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七八章 臭名远扬

    进门关门,罗康安目光往屋内乱扫。

    林渊:“检查过了,没问题。见到了寂澎烈?”

    “见到了。”罗康安点头着唉声叹气道:“事情我已经说了,可他太强势了,我话都没说完,就被他直接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林渊:“把面谈的情况详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一见面,几个大统领都在场,我原来的顶头上司桓照倒是先问了下我腿伤怎么回事……”罗康安把从头到尾的情况详细讲来,倒是没什么隐瞒的,知道现在在玩命,不把事说清楚一旦做出了误判,会死人的。

    听完过程,燕莺嘀咕了一声,“看来这些人还是挺给龙师雨面子的,倒未因犯事而诛就划清界限。”

    林渊颔首,他也是这感觉。

    罗康安:“我说林兄,我真的尽力了,他就是不答应,我强拗也没用啊!我就说嘛,这种事他也不太可能答应,仙庭又不是没人了,犯得着让我做他们的奸细吗?你还非逼我去不可,纯粹是白费。”

    林渊:“没事,说了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罗康安一怔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燕莺也瞅着林渊,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却是渐渐感觉到了,感觉林渊在前朝余孽中的地位肯定不低,不仅仅是因为‘御神令’,而是因为林渊的临机处置权,没有相当的地位,面对一些如此重要的事情是不可能临机专断的,这位手握着很大的决断权!

    林渊没再解释,“先在这里呆几天,尽量再摸摸这边的情况。你那些同袍肯定还会来看你,你趁这机会尽量刺探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唉!”罗康安叹气着点了点头,人家好心招待,自己却是刺探消息的奸细。

    发现这次面对姚先功他们,已经不是被踢出了仙都神卫那么简单,而是彻底站在了姚先功他们对面,成了反贼。

    反贼也就罢了,误入歧途也没办法,他担心的是,有一天自己会不会和这些曾经的同袍刀兵相见。

    若真有那一天,他真的不想对他们动手。

    密谋几句后,三人又出了房间,站在石壁露台上观望四周,目光都陆续留心到了下方相携而行的母女俩身上。

    刘星儿在母亲身边有说有笑的样子,丁兰则面带微笑,不知二人要去哪。

    母女两个也是住在这待客的地方,遇上行动有需要的时候,驻军才会过来请丁兰同往。

    林渊略偏头留心燕莺的反应,注意到燕莺深深凝视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追女人,应该是你擅长的。”林渊回头看向下面的母女俩忽冒出一句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,燕莺和罗康安几乎是同时偏头看向林渊,燕莺继而又看向罗康安,说到了追女人,那肯定和她无关了。

    罗康安也意识到了是在说他,“你这话说的,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,你看到的都是表面,我其实…不说是正人君子,其实真的是本分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相信。”林渊点头表示认可。

    罗康安干笑了笑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林渊忽又道:“下面的,让你去追,你多久能搞定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”罗康安狐疑道:“你是指追丁兰,还是指刘星儿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林渊和燕莺同时回头看向他,那眼神,有点惊为天人的味道,貌似在问,你对丁兰也有兴趣?

    罗康安立马意识到自己话中出现了歧义,忙道:“你们别想多了,我说林兄,你别误导我行不行?”

    林渊:“在这里要呆几天,有没有把握追到刘星儿?”

    罗康安:“你不是吧?我可不干这种事,回去了没办法向诸葛曼交代。”

    林渊才不信他这鬼话,这位像是怕不能对诸葛曼交代的人吗?问:“秦氏垮了,诸葛曼也没好处,逢场作戏,可以理解,你想办法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罗康安盯着下面的刘星儿,挺漂亮的,说实话,他被撩拨的有些心动了,迟疑道:“你想让我用美男计?”

    美男计?林渊和燕莺又是一阵凝噎无语,又齐齐回头看他,把他从头看到脚,都想问问,得多厚的脸皮才能说出这种话来。

    当然了,罗康安其实长的也不难看,但也不存在他说的美男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”罗康安被两人看的略尴尬,干咳道:“说实话,有权有势人家的女儿,我还真没接触过,如果真的需要逢场作戏,我可以试试。不过先说好了,回头诸葛曼问起来,你可得帮我解释解释。”

    林渊:“嗯,我帮你作证,是为了救秦氏。”

    燕莺盯着这两个无耻的家伙,尤其是罗康安,她算是看出来了,就是个色胆包天的人,平常挺怕死的,遇上这种事还真是一点后果都不顾,竟这么轻易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我先试个水。”罗康安低语一声,继而咳嗽着清了清嗓子,忽大声喊道:“喂!”

    下面漫步的母女两个闻声回头,四处看,看到了崖壁上的他们。

    只见罗康安在凭栏处朝两人挥手,刘星儿嫣然一笑,也

第二七八章 臭名远扬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